繁体版 简体版
34看书 > 其他 > 爷奶恶毒,分家后我全家暴富 > 第1117章 都要拿回来,不会便宜陈家

1117

闺女这个样子是真的吓坏了何甜妈妈,他们夫妻俩如今什么想法都没有,就只有一个想法,想要让何甜平安健康的活着就好。

可是为什么上天要这么对待她的女儿啊,她 的女儿那么善良,她从来都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啊,为什么要让她的女儿承受这样的痛苦啊?

何甜妈妈的眼泪就这么流淌了下来,何甜回过神来:“妈妈,我没事儿,我真的没事儿,我是接到了一个好消息。沈总,就是乐乐的妈妈,她是我们设计公司的老总,也是还过设计界的大师,她说她要收我为关门弟子。”

“妈妈,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乐乐刚才跟我说还羡慕我呢,沈总连乐乐都没有亲自带在身边,可是她说等我回京市,让我跟在她身边,她要亲自带我!”

听到甜甜的话,何甜妈妈喜极而泣:“太好了,真的太好了,我从来没有想到竟然还能有这样的好事,甜甜,你这也算是否极泰来了,以后一切都只会更好的,我得赶紧告诉你爸爸这个好消息去。”

何甜妈妈快步跑去厨房:“老何,老何!”

何甜爸爸一愣:“老婆,怎么了?是不是甜甜出事了?”

如今他们最担心的事情就是何甜出什么意外,他们都无法承受这样的意外了。

“老何,老何,是好事情啊,我跟你说,沈总,就是乐乐的妈妈要收甜甜为关门弟子,以后甜甜就能跟着她了!”

何甜的妈妈抱住何甜爸爸:“老何,老何,我跟你说啊,我们家甜甜可算是有了好运了!”

何甜爸爸妈妈在厨房里放声痛哭起来。

何甜在自己的房间里听到了爸妈的哭声,她 的眼泪也忍不住流淌下来,不过很快何甜妈妈就回来了,看到她在哭急忙上前阻止她:“甜甜,你这个傻孩子,你还在坐小月子呢,你怎么能哭呢?你月子里哭了,那以后可是会落下病根的,就是这眼睛等到上点年纪就看不到了,那怎么办啊?”

“你听妈妈的话,可不能哭啊,再说这是高兴的事情呢,以后我们家甜甜啊,一定会过得幸福如意的。”

何甜抹去眼角的泪水,朝着妈妈甜甜的一笑:“妈妈,我们都会有好日子过的,等着这边是事情结束了,我们就搬去京市。乐乐说她妈妈说了,只要我愿意跟他们公司签长约,公司可以奖励给我一套房子!”

“只是我拒绝了,我知道这是沈阿姨和乐乐想要帮助我,我愿意跟他们公司签订长约,可是我只拿该我拿的那份钱,房子我是肯定不能要的。”

对于何甜的做法,何甜妈妈觉得理所应当:“甜甜,你做的很对,这件事爸妈都支持你,虽然乐乐家很有钱,你跟乐乐是好朋友,可也不能拿她的钱财,京市的一套房子就要几百万,那可不得了。”

“我和你爸爸也谋划了下,等着陈晨家将钱还给我们,我们再将这套房子卖了,到时候我们在京市也能买一套二居室,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就能在一起了。”

何甜爸妈都是知足常乐的人,他们三观很正。

张律师那边也用自己的方式提前让法院宣判了何甜和陈晨的离婚案件,这个案子很简单,面对陈晨家暴的事实造成了女方重伤,肚子里六个月大的胎儿死亡,法院只是走了个过场就判决了准予离婚。

只是有一点,陈晨没有什么财产,房子上写的是他爸妈的名字,连他的名字都没有,也就因为如此,法院要求陈晨家返还当初何甜家给的装修费用。

尹兰确实是个无赖,她很是得意:“当初是你们家自己愿意赠予我们装修费,如今凭什么要要回去啊?没见过送人的东西还有要回去的。反正你们要钱我们是没有钱的,装修的话,你们能拿走的你们就拿走吧。”

反正电器和家具也就十来万,他们何家要那就要呗。

何甜一家气得不行。

张律师事先叮嘱过他们,让他们不要开口,有任何事情都让他来。

张律师笑着问尹兰:“尹兰女士,你确定当初何家给的钱一分不剩的都用在了装修上吗?能不能提供一个装修明细啊?按道理说,你们家那装修也不咋样啊,怎么能花的了那么多的钱呢?”

尹兰拍着大腿道:“可不就是都花在装修上了啊,这房子买的时候是毛坯房啊,装修起来自然也就花钱了,可是那些装修都是按照何甜的喜好来装修的啊,我们根本就不喜欢,我们也不可能因为一个不喜欢的装修花钱啊。”

张律师对此很是赞同:“好的 ,明白了,您说得有道理,这钱确实是不该您来出,只是既然这装修都是何甜家出的,如今她家要拿走,您不会不同意吧?”

尹兰如今很是张狂:“同意啊,属于她家的装修就都拿走吧,这不是法院判决了嘛。”

张律师点头:“好的,那我们现在就去拿回装修。”

尹兰和陈晨爸爸都觉得奇怪:“张律师,你说错了吧,打不了就是将家电和家具拿走吧,其他的装修怎么拿啊?”

张律师淡淡一笑:“这个可就不牢两位操心了,反正我的委托人说过了,不会让他们家的钱留一分在陈家,那自然是都要拿回来的,那些装修起来慢,可是砸起来可就开了,我叫了二十个壮汉呢,要不了一个小时保证能将装修的都砸得干干净净,一分钱都不会给你们剩下的。”

“张律师,你敢!”

尹兰指着张律师的鼻子怒骂道:“那是我们的房子,你要是敢带着人去砸的话,我就报警!”

张律师一脸淡然:“没关系啊,这不是有判决书吗?要么你们家还钱,要么你们家那房子再也别想住了。”

陈晨爸爸是个稳重的人,这时候听到了张律师话里的意思:“张律师,你刚才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说清楚点。”

“好吧,那我就说清楚点,这以后这房子就算是你们重新装修过了,可只要是我的当事人觉得那装修的费用还没收回来够,那我就请人来砸一次。”

张律师说这个话的时候丝毫不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法律工作者这么说有什么不对:“两位,你们也别说什么报警不报警的话,这是你们和你们那个儿子做下的初一,那你们就得承受以后的十五。”

“还有啊,我就算是请人来砸,那肯定也不会是我自己出面啊,毕竟我是个律师呢,做这样的事情,我肯定得给自己找个不在场的证据啊,你们说是不是啊?”

这就是赤果果的将自己以后要做的事情都告诉他们,可是就算是如此那又如何呢?他绝对不会让他们查到自己身上的。

陈家做了这样的恶事,如今算是坏了名声了,那些街坊邻居估计都不会帮他们说话。

陈晨爸爸拉住了尹兰的手:“兰兰,要不就将装修费还给他们何家吧。”

老陈想到以后日日都要担心自己的房子被砸,他就觉得头痛。

“不行,五十万啊,你这不是要我将我们的棺材本都给掏出来吗?何甜那个小贱人将陈晨都给害进去了,她凭什么还要将装修费拿回去?我就不信他们敢带着人上楼来砸我的房子!他们要敢来,我就报警,我就不信警方就不管了!”

尹兰的声音很大,她以前仗着有她大哥撑腰,只要一个电话,不管是市局还是派出所的民警都将她的事儿当一回事儿的办。

“兰兰啊,你别忘了,大哥如今还没出来呢,能不能出来都是一回事。”

老陈劝说尹兰识时务者为俊杰,尹兰不肯:“大哥以前对他手下那些人很好,就算是他如今遭了难,他那些兄弟看在他的份上,都不会不管我的。”

尹兰是丝毫没有想到她的大哥是被她害的,如今她更是不肯将大哥这些年的工资还给嫂子和侄女,如今这件事闹得警局那边的人都知道了,人人都在义愤填膺呢。

两个人就回了家,张律师还真是没有让他们失望,他们刚到家几分钟就看到张律师带着一群壮汉出现在小区里,他们手中都拿着工具。

“把电话给我,我现在就报警。”

尹兰厉声冲着老陈嚷了起来,老陈有些无奈的将手机递给尹兰,尹兰就拨打了报警电话,那边问清楚是有人进屋打砸抢,表示会马上安排人出警。

尹兰很得意的就等着张律师他们来找自己,张律师他们进了电梯间,却是好半天都没有来敲门,尹兰先将警察等来了。

尹兰开了门,警察看到家里什么事儿都没有,脸色就有些不好,听说有二十个壮汉还带着工具,他们这就来好几车的人,可是到了这里啥事儿没有,他们的脸色能好看才怪了。

其中有人也是认识尹兰的,可是这时候却是公事公办,就当不认识她。

“谁报的警?你们这是报假警,浪费警力,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其行为妨害了公安机关正常的工作秩序,依法应给予治安行政处罚。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现在跟我们走一趟。”

为首的警官冷声道,尹兰急忙陪着笑脸道:“小黄啊,我是你尹大姐啊,我是你们市局尹副局长的妹妹啊,我们见过面的。”

“不管是什么人恶意报假警都要接受应有的处罚!”

小黄根本就不理睬尹兰,他眼里的不屑落在尹兰的眼中,她的心咯噔一声往下掉,还真是人走茶凉啊,大哥就是去配合调查,如今连个小小的队长都不给她面子了。

尹兰的声音提高了一些:“小黄,我告诉你,我并没有报假警!确实是有人要来砸我家,我们看到他们都已经进了电梯间,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还没有来,应该是发现你们来了,所以他们不敢来了,可是等你们走了,他们肯定是要来的。”

小黄和他带来的特警都笑了:“你这个意思还得我们要一直守着你们了?那我们啥都不用干了?”

尹兰和老陈都言辞恳切:“警官,我们是真的遇到困难了才向你们求助的,如果要是你们不帮助我们的话,那我们可就活不下去了。”

尹兰这时候想到一个人:“对了,你要是不信你给法院的沈庭长打电话,就是今天上午他判了 我儿子陈晨跟何甜离婚,当初结婚的时候何甜出钱装修了房子,如今法院判决要将装修让何甜带走,他们就要来砸了我家。”

小黄和几个特警面面相觑,他们听蒙了,不过她们很快就捋清楚了,他们家儿子跟媳妇儿离婚了,可是他们家耍无赖,不还人家女方家的钱,女方家忍不下这口恶气,就打算来将自家出钱装修的给砸了。

小黄将他们理解的跟尹兰和老陈对了下,尹兰哭天抹地:“小黄啊,你说我们家陈晨如今就因为何甜那个小贱人还被关着呢,如今他们家竟然要问我们要五十万的装修费,你们说我们两位老人家怎么拿得出来啊?”

“我们拿不出来他们就要砸房子,这房子砸了,我们老两口住哪里啊?总不能让我们住桥洞去啊?”

小黄和几个特警都觉得自己被迫吃屎了,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家啊。

“你们家这事儿,我们也是有所耳闻的,既然你们不肯拿钱出来,那人家来砸了自己花钱装修的房子,那也是合情合理的,我们虽然是警察,可是我们也没权利阻止人家砸自己花钱买的东西啊。”

“你们啊,既然这么说了,那我们也就不管了,就算他们来砸房子,我们也不管了。”

小黄说完直接就要带着人离开,尹兰张开双臂拦住他们:“不行,你们不能走,你们要是走了,他们就要来砸我们家的房子啊,砸了 房子我们住哪里啊?你们是警察,可不能不管我们老百姓的死活啊,你们这样,我要投诉你们。”

小黄的脸色一沉:“我们都还没有追究你们报假警的事儿,你竟然要投诉我们?那你投诉吧,反正我们身上都带了执法记录仪,我们说得清楚。”

这时候张律师带着人来了。

尹兰指着张律师道:“看,就是他,他还是个律师呢,他知法犯法,竟然要带人砸我们的房子!”

张律师朝着小黄道:“警官您好,我是张百川,我想请各位先看一下这份判决,如今我只是受了我的当事人何甜小姐的委托,帮她来拿回属于她的装修款,我也给了他们选择,只要他们答应将当初从我当事人手中骗走的装修款还回来,只要求本金都没有要求利息,我的当事人也就不再追究了,可是谁知道他们竟然耍无赖,不肯还钱。”

“你们觉得,面对这样的人家,我的当事人是应该吃了这个哑巴亏吗?好好的一个姑娘家啊,为了他们家这糟心的儿子,放弃了京市的高薪工作回来嫁给了他,怀上了他的儿子,可是他们一家子还要将我的当事人当成保姆来看待,他们家那个畜生儿子,竟然对着孕妇动手,直接将我的当事人打到重伤,腹中六个月的孩子也死了,你们说我的当事人受了这样天大的委屈,如果还要吃这个哑巴亏,你们觉得她还能活下来吗?”

“你们说,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有没有公道正义了?凭什么好好的姑娘要被他们这一家子这么欺负?”

张律师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伸手指了指他带来的壮汉:“你们看,他们都是知道我的当事人受到了如此大的欺辱,自愿来帮忙的,他们都能做到为我的当事人出一口气,你们这些特警,你们还要阻止我们吗?”

张律师的质问让小黄和他身后的特警都激动起来了:“张律师,您说得对,这家人真的是太坏了,他们家实在是太龌龊了,你们既然有法院的判决,那你们就是在行使自己的正当权益,我们自然是不会阻止你们的,如果你们需要帮助,我们也是可以帮忙的。”

好的,警察们都表示要帮忙砸了。

这个世界真的是癫狂了。

尹兰指着小黄厉声呵斥道:“小黄,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你别以为我大哥暂时被调查了,你们就可以这么欺负我,等他出来的时候,我一定会将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告诉他的,让他给我做主讨回公道的!”

小黄和特警们听到尹兰说这个话更家的气恼了:“尹兰,你还好意思说尹局?尹副局长就是被你这个蛇蝎女人给害了的!你还拿着我们尹局的工资卡,如今都还不肯交还给王老师,你真不是个东西!今天我们就是为了我们尹局,我们就算是违反纪律也得好好收拾你一下!”

张律师伸手拍拍小黄的肩膀:“黄警官,这些事情交给我们来办就好,只要你们不阻止我们,这些兄弟平时都干惯了这些活儿,要不了一会儿就能将他们家给拆得家徒四壁,保证就跟当初的毛坯房一样。”

这个事情可真是没有在尹兰的意料之中,在她看来,只要她报警了,张律师带来的人就绝对不可能拆得了自己的家。

可是如今警察竟然不管,她要投诉他们!

小黄警官也知道自己在这里有些不妥,他朝着张律师淡淡地道:“张律师说得对,我们还有其他的工作要处理,那我们就先走了。”

小黄带着他们的人就走了,尹兰还想冲过去阻拦,可是根本就阻拦不了。

尹兰绝望了,她冲着小黄吼道:“小黄,那以后他们要是还来砸我的房子,你们管不管?”

小黄就当没有听到一样,走了。

张律师一挥手:“兄弟们,专业点,什么东西都别剩下,就是这些家具家电的都不用剩下,都是我的当事人的钱买的呢,你们有喜欢的就动手搬回家当工钱,看上啥拿啥。不用客气。”

张律师这个话刷新了尹兰对于律师的认知:“你这是在知法犯法啊,你快住手!”

这么好的新房子啊,眼看着就要被砸成稀耙烂,尹兰光是想想都觉得心痛。

最重要的一点是,她发现了一个事实,这个张律师看样子很有背景,分明是跟警局的人都有勾结了。

尹兰想到以后她就算是将房子重新装修好,他们就会再来砸一次,她就觉得天昏地暗。

“住手,我还钱!”

尹兰屈服了,她总算是认清楚了事情的真相。

如今的何甜,根本不是他们家能惹得起的。

“好啊,那就赶紧的还钱吧。”

张律师慢悠悠地让人先住手:“尹兰女士,你可别告诉我, 你如今手头没有这么多钱,要我的当事人等你有钱的时候再还,我有我的途径知道你拿得出来这个钱,如果你推三阻四的话,那你就是没有诚意,如果你没有诚意,那我可就没有等你的必要了。”

张律师明确的爆出了尹兰银行卡的涨幅余额,那个余额用来还何甜家的装修费绰绰有余。

尹兰颤颤巍巍地道:“那你要保证你们拿了钱以后就再也不准来骚扰我们家!还有,你们等让何甜那个贱人给陈晨写谅解书,否则的话,这个钱我们是不会还的!”

听到尹兰这时候还要提条件,张律师没有跟她废话:“兄弟们,给我砸!”

随着一声令下,壮汉们就近砸了起来。

老陈这时候也急了,抓着尹兰的手腕厉声道:“你快答应啊,他们再砸下去,我们住哪里啊?”

尹兰这时候声嘶力竭地道:“住手,我这就带你们去转账!”

张律师有些失望:“哎,说句实话,我还真没有将这五十万看在眼中,我还就想看看这房子要如何才能砸回毛坯房的样子,如今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尹兰指着张律师大声怒骂他是个疯子,张律师耸耸肩:“疯子不敢当,我就是从来没有见过你们这么无耻的人,我就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谁知道你们不给我这个机会,不瞒你们说啊,乐乐小姐都已经将这个钱都给了何甜小姐了,如今你们欠的可都是我们家乐小姐的钱,这个世界上还真是没有人敢欠了我们家乐乐小姐的钱不还呢。”

尹兰想到了杨乐乐的身世,她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原来是杨乐乐,难怪这个张律师那么的嚣张,背后有阳光集团撑腰,他们还怎么跟他们斗啊?

尹兰垂头丧气的跟着张律师去银行转账,张律师淡淡地道:“尹兰女士,何甜小姐卡里的钱,你是替陈晨付了还是让我去找陈晨要啊?”

尹兰瞪大了眼睛:“张律师,你不要欺人太甚!”

呵呵,这叫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的不是他们一家子吗?

张律师淡淡一笑:“尹兰女士,我知道这件事不是你做的,所以说我也没有问你要,你如果愿意帮着你儿子给了这个钱,那自然是 好事,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我也不找你要了,我自然有办法从陈晨的身上收回来的。”

尹兰想到了一些小说和电视剧里演的情节,她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张律师,这个钱我来给,你们不要动我的儿子!”

张律师啧啧两声:“尹兰女士,你到底知道不知道你那儿子是啥恶心的玩意儿吗?你怎么就生了个畜生出来呢?这么算计自己的枕边人,可真是无耻啊。”

尹兰一声不吭,她的脸色十分难看,她不想给这个钱,她想要跟何甜掰扯这个事情。

“张律师,这个钱是何甜和陈晨的夫妻共同财产,你……”

尹兰憋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张律师点头:“哦,尹兰女士,您是在跟我开玩笑吗?那您请回吧,我们之间没有必要往下说了。”

张律师要走人,尹兰到底是放不下自己那个儿子,她咬牙道:“何甜那张卡里一共就只有十万块钱,其中有八万八是我们家给的彩礼钱,剩下一万才是何甜的,我给你一万五,这件事就算是解决了。”

张律师冷笑:“尹兰女士,你觉得我是个傻子呢?不好意思啊,我不仅不是傻子,我还是华国中精明的脑子中的金牌律师,我要打官司,难道我连我的委托标的都不弄清楚吗?那你也太小看我了。”

张律师给尹兰展示了陈晨偷偷取款的凭证复印件:“尹兰女士,你看清楚,一共是五十八为八千八,这是你儿子陈晨的签字。”

在这一刻,尹兰崩溃了:“何甜这个小贱人,她身上有这么多的钱,她为什么不交给我们陈家?从一开始她就没有将我们当成家里人,一定是她故意弄掉了孩子,如今还要让我儿子陈晨来坐牢,这个该死的女人!”

张律师身后的一个壮汉听不过去了,上前直接就给了尹兰两个耳光:“你这个女人太不是个东西了,你这妥妥的就是个泼妇,你不要脸!还敢这么欺负人家何甜这个小姑娘,老子今天打不死你!”

老陈一看急忙躲得远远的,生怕这几个壮汉连自己一起打,张律师也没有阻拦壮汉,等着尹兰被打得龇牙咧嘴,银行的保安跑来了好几个才将壮汉给拦住了,壮汉这时候直接留下一句话:“我不认识这个女人,我也不认识这个男人,我就是单纯听不惯这个女人满嘴喷粪,我就是路人甲。”

说完这个话,壮汉直接就走了。

尹兰被人从地上搀扶起来的时候,她说她要告那个壮汉,张律师很好心地提醒她:“尹兰女士,你要告人家,你好歹得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家在何处啊,你如今就这么告,啥都让警察去查,这查到猴年马月啊。”

尹兰气得不行:“张律师,人是你叫来的,我自然就只找你要!”

张律师一听这个话可就不乐意了。

“尹兰女士,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啊?什么叫人是我招来的人啊,这人可不是跟着我来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办事的人,他刚才不是说他是路人甲了吗?这也只能怪你长了一副讨打样子,活该。”

尹兰挨打了,如今还要被张律师这么埋汰,她自然是不答应的,直接就让银行的人赶紧 报警,还真是巧了,这出警的人是小黄。

小黄看到报警的人又是尹兰,脸上就带着不满:“你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尹兰指着张律师:“他请的人将我打成了这样,你们赶紧将他抓起来!”

小黄有些不解:“张律师,怎么回事啊?”

一个律师怎么可能请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动手打人呢?

就算这个张律师再怎么张狂,他又不傻,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小黄第一想法就是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他不信尹兰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可真是太会闹事儿了。

“黄警官,这可真是泼天的冤情啊,我真是比那窦娥还冤啊,那个尹兰女士说是愿意赔偿我的当事人,我也就跟着她来银行办理相关手续,谁知道她这嘴巴不干净,就一直骂我的当事人,那位大哥听了一阵听得火起,就将她给打了,临走的时候他也说了他就是单纯听不得她的嘴巴太脏,骂得太脏了。”

“我好心提醒这位尹兰女士,可是谁知道她一口咬定那大哥是我请来的。”

这个话可真是让尹兰气坏了:“怎么不是你请来的?那个壮汉就是你请来砸房子的,你敢做不敢承认,你还是个男人吗?”

张律师叫屈:“我请来的砸房子的大哥们都还在你家里等着我的消息呢,你要不信,这银行门口都是有摄像头的,请经理将监控调出来看看就能知道这个打人的大哥是不是跟我一起来的了,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了,谁要是敢诬陷我这个律师,我可是不会轻易的放过他的。”

尹兰听他这么说,也是有些不确定了,她似乎好像记得,当时来的时候就他们三个人来的,好像是没人跟着张律师的。

尹兰有些不确定,就让老陈过来:“老陈,你说那个人是不是张律师带来的?”

老陈摇头:“我也不知道啊,我叫你别在外边爆粗话,你就是不听,如今你挨打了也是你活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