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4看书 > 现代言情 > 抠脚大汉穿成青楼丫头 > 第384章 单挑群老

“呀,不过就是来村子里玩的人,你管他呢。”

那个叫桂沟里的女人看了一眼站在墙外的张云飞。

这里的上了年纪的女人,不是被买来的就是换亲来的,还有极少是父母收了高额的彩礼嫁过来的,换亲和收了高价彩礼的算是正式的嫁娶,他们嫁到这里来后,除了家里人叫她的小名外,村里人都称她娘家的村子名为她以后的名字,这个桂沟里的女人,娘家所在的村子叫桂沟里,所以嫁到丁家棚子后,她的名字就叫桂沟里了。

如果丁家棚子的姑娘嫁到别的村,那这个姑娘以后在别的村名字就是丁家棚子了。

而被拐卖的女人,一般都是直呼本名,或者叫张家婆子,李家媳妇,没有名字,更不可能称以娘家的地名。

这个也是一种区分。

这拐卖的女人不仅在家庭地位低,在村子里也被人低看一等,但是这个孙玉苹是个例外,因为虽然是被买来的,但是从来没有跑过,一点也不嫌弃癞疤脸独眼龙,不仅来了第二年就开怀生了一个儿子,接着没有两年又生了一个女儿,一下子独眼龙儿女双全,还里里外外一把手,干活能顶个男人使,照顾小的伺候老的,老婆婆真呼钱花的值,老丁家有了后,她可以闭眼了。

孙玉苹生了孩子后,在家里的地位直线上升,直接当了家,一应大小事都是她做主,家人尊重她,自然村里人也高看一等,这人又上过学,能识字又能干,所以村子里的女人也都愿意和她走动。

“玉苹,我给你拿了几个蒸糕来,给娃儿吃。”

她将手里拿的一个碗递给孙玉苹,见她不接,目光紧盯着院外的那个高个子男人。

孙玉苹已经有一种感觉,这是血脉亲情的直觉,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年轻男人,很可能是她的亲生儿子。

只出生了三天的娃儿啊,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她能不疼吗?

可是让她回去再和那个恶心的男人一起生活她是万万做不到的,她想带着儿子走,但是自己此去两眼一抹黑,自己都不知道何去何从,孩子跟着自己也是凶多吉少,只能狠心留下。

想来是他的亲儿子,他也不会不管。

留下了还没有取名字的儿子,自己出了医院盲目地走,遇到一个女人,说是自己什么什么熟人的妹妹家的嫂子,看自己可怜,说要给自己找个地方做活,然后自己就跟她走了,后来又是上火车又是转汽车又是换牛车还要走路,路上女人换成了男人,她就已经知道不好,自己被拐了。

但是想跑也来不及了,之后就被卖给了这个丁大根独眼龙,人是丑了些,对自己倒还好,反正跑也跑不掉,村里有别的女人逃跑的,被绑回来又是打又是锁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自己还没有地方去,也不想回到那个家里,算了就安生下来吧。

这一下就过了三十五年。

这个男人看着年纪就是三十来岁,和前夫长的那么像……

孙玉苹强忍着涌出来的泪水,嘴唇颤抖着,望着张云飞,“你,你是谁……”

桂沟里再蠢也看出不对头来了,这个男人谁啊,和丁冬青差不多大,她不会是老牛吃嫩草吧。

张云飞再也忍不住,已经是热泪满眶,母子之间有感应,妈妈认出他来了。

“妈妈……”

他飞身一跃就跳过了半人高的矮墙,一下扑到孙玉苹的面前,跪倒在地,抱着孙玉苹的双腿,“妈妈,妈妈,我是你的儿子,我是张云飞啊。”

孙玉苹泪如雨下,果然是自己的儿子,第一眼见到心里就有猜测,这就是母子感应啊。

儿子,自己的儿子找来了,儿子,都已经这样大了。

院里的响动,在屋里吃饭里的独眼龙丁大根也跑了出来,那两个孩子也跟着出来,见奶奶和一个陌生人抱着痛哭,都傻了眼。

“你是谁,这是怎么回事!“

丁大根喝道。

桂沟里这才反应过来,

“妈呀,孙玉苹的家里人找来了,快来人啊……”

她大喊着跑出了院子,向着村中跑去。

村里的女人大多是被买来的,好些都是被拐卖的妇女,现在帽子叔叔抓拐子厉害,也不知道这个人报警没有,如果是那样的话,那整个村子都会遭殃,一半的男人都要没老婆了。

“你放手,她是我老婆……”

丁大根暴怒,急得跳脚,却不敢上前分开两人,他好担心,自己的老婆家里人找来,老婆就要走了。

“妈,妈妈……我好想你啊……”

张云飞哭道,这三十几年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亲妈,人生快过半,以前都白活了,他所有的委屈,所有的不甘,所有的痛苦,都化作喜极而泣的泪水。

“儿子,儿子,你是叫云飞吗?妈妈做梦都想你……”

思念的痛,刻骨的恨,万千的苦,抱着突然出现的儿子,孙玉苹无数的话语说不出口,只是紧紧地抱着儿子痛哭。

“奶奶,奶奶,你不要我们了吗?……”

孩子们小小年纪,感觉却很敏锐。

整个院里的哭声叫声响成一片。

很快,一群村里人拿着扁担棍棒就冲了过来,村长也在其中,顾钱两人远远地跟在后面,没有敢上前,这人太多,他们在后面看着,想找机会救出张云飞。

拿了张云飞的钱,总是能帮就帮一把,若是要被村民打死打残,回去老大得将他们打死。

“好啊,我就说怎么不对头,原来是来找人了啊,快给我绑起来。”

村长叫道。

竟然坑蒙到他的头上来了,自己还是个村长呢,竟然被这几个小子忽悠,差点成了村里的罪人。

“不,不要打我儿子,我这叫让他走,儿子,你快走,你走吧……”

村里人凶悍,真的会打死人的。

“独眼龙家的,这些年看你还老实,没想到啊,阴坏阴坏的,不声不响地联系了家里人,这是想跑是吧,这人都老了,还想翻天啊,真当村子规矩是白立的,你想走,腿给你打断了!“

“没有,我没有,我不跟他走,我就在这里……”

孙玉苹哭着道,

“你们放我儿子走吧,他是我的儿子啊,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他……唔唔唔……”

“儿子也不行,抓起来!”

村长一挥手,就有村民上来抓人。

几个半老汉子算是最年轻的了,抓住张云飞,就要拳打脚踢。

特么的,我只是想认个亲而已,至于动手嘛。

张云飞脚上一运力,人就腾空而起,莲花百变身法自然就施展开来。

“呯呯呯呯”几声响,几个人倒地不起,哎哟哎哟地叫唤。

正是那几个半老汉子,村里现在最年轻的村民。

村民们吓了一跳,女人们都往后退,男人们也是面有惊色。

这个人会武功啊,这可怎么搞。

“都别过来啊,我只是认个亲而已,你们都没有子女亲人吗?人家母子相认,有你们什么事,你们是太平洋警察,管这么宽吗?

你们再过来,我就对你们不客气了。”

“打他!”

有人喝了一声。

一众老头子半老头子举着棍子扁担就涌了上来,院外的顾钱两人连忙要上前帮忙,却见人群里乒乒乓乓乱响,一群人又跌了出来,棍子扁担飞了一院子。

那些村民,见了鬼一样,看着人群中站立的那汉子,真是好本事,一人独战群老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