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4看书 > 现代言情 > 将军和他行走的钱袋子 > 第174章 赐婚

皇帝在宴会上宣布了嘉奖令,众望所归的太子之位,理所当然的落在了李琰的头上。

毕竟在李琰接手抗灾之后,各处棘手的问题相继迎刃而解,皇帝就开始让礼部着手太子册封一事,所以灵通的不灵通的都已有所耳闻。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皇帝对李琰的看重,而李琰自己也用事实说明,他能担此重任。

虽然还是有反骨的臣子在之前使绊子,但都像打水花般,一沉到底,有的还惹了一身骚,得不偿失。

慢慢的,也就顺从君意了。

苏丞相如愿的捏碎了酒杯,扎了一手的血。

众大臣还有什么看不懂的呢,李琰身边已经围绕着众多能臣,光一个慕容雨雯,身上有户部尚书,吏部尚书,还有顾国公的兵权,肖子墨身上有刑部,工部,他自己也在兵部和那实打实的兵权。

三王子去世后,原本三王子党也开始拥护七王子,不知不觉间,这个最不起眼的王子,已经超越了其他王子,稳稳的站在这个位置。

丞相夫人赶紧低调的帮苏丞相包扎好伤口。

大殿之上本来中立的权贵开始倾斜,本来对立的权贵也有打退堂鼓的打算,毕竟新皇登基,以前的站位者,基本没有善终的,趁着还没到决裂的地步,能收手的及时止损才是正理。

不甘心的当然也有。

五王子党有苏丞相在,他们就不算绝望,这也是苏丞相这么多年打拼的最大果实了。

六王子党没有那么强的反抗之心,但是要让他们归顺,也不是易事。

雯萱县主提升为雯萱郡主,这两位大赢家既高调又低调。

肖子墨不要嘉赏只求赐婚。

其实在场大臣都明白,这是迟早的事。

经过齐玉沙一事,景安侯夫妇对雨雯的那些苛刻条件也不甚在意了。

觉得儿子喜欢就好,有些事情成亲之后也是可以运作的嘛,何必上纲上线。

不出所料,宴会进行大半后,皇帝就带着众嫔妃离场了。

秀场时间开启,鼓点一变,舞曲也跟着变了。

从未有过的感官体验让在场每一位男士着迷,年纪大点的知趣的离场,年轻人的世界就此打开。

肖子墨觉得眼花缭乱,不喜这般喧闹,牵着雨雯也自行离开。

这下有了赐婚,两人光明正大的手牵着手也没谁敢说什么。

“高兴吗?我的小郡主”肖子墨心情甚好。

“嗯,高兴,就是有点累”雨雯说着将身子搭在肖子墨身上,省力。

长时间的斗智斗勇,总算取得了一定成就,这会儿心里还有点不踏实的感觉。

肖子墨将牵着的小手放在唇边吻了吻,“辛苦了”

雨雯嘟着小嘴,“还要!”

肖子墨笑了,他的小丫头就是这般直白,可是这还在皇宫里,有了赐婚牵牵小手还无碍,不过毕竟没成婚,可不能再逾越了,他只能无奈又宠溺的刮刮雨雯的小鼻子。

路过的各位贵女,有鄙夷的,有羡慕的,更多的是嫉妒。

嫉妒慕容雨雯现在要男人有男人,要身份有身份,要钱有钱。

肖子墨以最快的速度,亲自随着母亲抬着聘礼,高高兴兴的去尚书府交换了庚帖,就像怕老婆跑了似的。

现在慕容尚书府身份不同了,大家知道郡主没份了,她家里不是还有个大姐嘛,于是慕容雨燕的议亲也是水涨船高,最后落在了殷国公的嫡次子身上,作为妻子,明媒正娶。

慕容雨燕以前一直偏向祖母和方氏,其实被带着有点走歪的调调,后来经过一些事,她也算看明白了,方氏一族只顾自己,从没将她和大哥的未来放在心上,而且在地震发生初期,方氏一直没露面,后来听说他们一家搬去了度假山庄,就想来蹭一脚,以躲灾的名义住进山庄后,简直当自家产业似的,还妄想主人家的墨雯阁。

连慕容雨燕都觉得没脸见,更别说山庄里还有那么多的王亲贵族。

后来肖子墨以主人的名义将他们赶出了山庄,她们倒好,得了便宜还卖乖,在外面四处散播谣言,说肖子墨坏话,说雯萱县主的坏话,

翼王实在忍不住了,将证据一收,直接按扰乱秩序,攀咬亲贵,等一系列罪责,将方氏祖母和一众传播谣言者拉牢入狱,雨雯回京后,又主张牢狱不养闲人,又将他们流放到各地劳作改造。

慕容雨燕和她大哥彻底的清净了,现在想到自己定的婚事,虽然不像雨雯一般自行做主,会嫁给自己爱,且爱自己的人,她也知足了。

家里仅有的两位姑娘都有了主,慕容夫人就开始张罗着成亲的事。

在雨雯特意的饥饿营销下

梦门开业了。

其实李谭一见宫宴当日的盛况,就急急地想开业,却被雨雯拦住了。

雨雯眨巴着有神的大眼睛。

“想吃又吃不着,是不是对男人最大的诱惑”就这么一句。

让李谭又耐心的等了五日,

日日都有人上门问他,何时开业啊?怎么还不开业?

他也就知晓雨雯这个行走的钱袋子是什么意思了。

梦门书房。

看着一屋子的男人,雨雯抿了抿嘴,深深吸了一口气。

“事先说明啊,这只是一份事业,一个项目,它~它只关金银,不关风花雪月,那啥情啥情的”定定地扫了一圈。

在场的,除了她和李谭,其他人一无所知,梦门到底卖什么?

李琰见宫宴的场景,想着大概是卖歌舞的,

肖子墨却听到了那啥情,能让平日里什么胡话都张口就来的人,用这般遮遮掩掩的形容,他有好奇,也好像知道了点什么,以待考证。

“所以,锦王四处寻找的舞姬就是为了梦门”肖子墨问。

雨雯牵起肖子墨的手,将它高高举起,很为难地说“你先发个誓,看到什么都不会罚我”

肖子墨乐了,更好奇有什么。

雨雯看向李谭“我不管,他训我,你得救我”妥妥的威胁,你不帮我,我就看着你梦门没下文。

李谭笑笑点头,将准备好的手绢一人分发了一张。

大家都觉得奇怪,发手绢干嘛,“先拿着吧,万一用得上呢”李谭笑而不答。

临出门时,又给每人一个精致的面具,

雨雯先行带上,

面具只遮住了上半张脸,露出圆溜溜的眼睛和小巧的嘴巴。

“这不得上手拉扯舞姬是什么意思?”肖子云问。

雨雯咬咬唇,“就是会挨打的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