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4看书 > 科幻 > 王爷别虐了,你的暗卫娇妻早跑了 > 第196章 和前世唤情山上的春天,一模一样

“对不起,我没能杀了白清酒......”

影鹰全身不停流血,他倒在闻人语的怀里,脸色惨白,气息微弱。

闻人语摇头,眼神担忧:“你已经尽力了,还能运功吗,赶紧运功疗伤!我是傀儡,不能为你治疗!”

“你这傀儡......比我还像个人。”影鹰苦涩一笑,想起自己自从失去曦月后,浑浑噩噩的这几年,心下感慨万分。

“别骂我,我觉得人这个东西,不是什么好词。毕竟人这个字,就二笔而已。不像傀儡,好多笔画啊,一听就超厉害!”闻人语神色得意。

“哈哈咳咳咳......”影鹰听得发笑,却咳得厉害,被黑龙咬碎的双腿不停淌血:“确实......我差点就成傀儡了,就差被曦月杀死了。可他......却退缩了。我那时以为,是他后悔了,他讨厌成为傀儡的我。最近我才想明白......他是心疼了,害怕了,他怕我死去......”

“真美好啊~语语也想要刻骨铭心的爱。”闻人语长叹口气,像个不识爱恨的少年,一生最心动。

也许他,永远也记不起来,自己那段刻骨铭心的爱......

“三千!”

仇九霄脸色惨白,因为没有内力,只能求仇星剑为荆三千运功疗伤。

“你啊,真没用!每次都让你娘子受重伤!还好雪儿给了我雪莲花以防万一。不过荆三千伤得这么重,雪莲花也不是起死回生的神药啊!”仇星剑对着仇九霄一阵抱怨,虽然他知道面对强大的闻人翊,仇九霄已经竭尽全力,但荆三千现在这个样子,他实在是担心。

“需要起死回生?三千伤得这么重?”仇九霄捂住剧痛的腹部,他的肚子被缩小版的黑龙穿了个血洞,却没有时间关心自己。因为耗尽内力,也没有办法探查荆三千的伤势。

“他伤得不叫这么重,是很严重!我们来之前,他就和闻人翊缠斗了一番,你看他身上,那么多寒冰碎片都卡在了骨肉里,可他一直忍着伤痛战斗。他的右耳被咬烂了,肩膀和腹部还被刺穿了,虽说荆三千有你的内力和神药护体,可他还是......只能先用雪莲花吊着他的命,看他能不能撑到回去了!”

仇星剑满脸愁绪,他想到了闻人翊很难战胜,可他没想到闻人翊强得变态,这种人开挂,一刀999,他们能怎么打?

“对了!听雪儿说,你会道法?你还有个很厉害的师父?”比起荆三千的伤势,仇星剑显然更关心怎样才能杀掉闻人翊,护得大夏百姓安宁。

“道法我只会一点,很差劲,因为我断不了情欲,师父把我给逐出师门了。他老人家很厉害,但我......前世用了逆流之术,害得他......少了将近百年的修为,他生气了,我再没见过他。”仇九霄脸色惨白,眼底闪过悲伤,但比起伤心师徒情分,他现在还是更担心荆三千。

“你这逆流之术真是......”仇星剑长叹口气,其实他也说不上来这件事好与不好。毕竟若没有逆流之术,大夏就真的亡了,他也不会和雪儿发生交集。

“仇九霄......”

一直昏迷的荆三千眉头紧皱,染血的手颤抖抬起,寻找爱人的温度。

仇九霄心下一紧,立刻握住荆三千的手,惨白的脸上艰难挤出一个笑容:“我在!三千,你还好吗?”

“我......好冷......”荆三千声音嘶哑,用尽全力反握住仇九霄的手,嘴角溢出猩红的血线。

“那我抱紧你,绝不会放开你的手!”仇九霄眼眶发红,荆三千的那句“好冷”,虚弱至极。他很怕,自己再一次被荆三千丢下。

落入温暖的怀抱,荆三千艰难地睁开双眼,盯着仇九霄腹部的血洞,泪水不停自眼角流下:“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

“傻三千,你从来都不需要保护我!我说过,我此生的使命就是守护你!”仇九霄既开心又难过,同时也觉得三千有些怪怪的。

荆三千笑着摇头,染血的嘴唇笑得支离破碎,令人心下悲痛:“上辈子...你负了我,我用性命换回你的真心......你也受尽百年孤苦,换回我的重生。我们谁......也不欠谁!”

荆三千疼得厉害,声音嘶哑至极,说到最后用尽了全力,话音刚落就吐出一大口血。

“三千!不要胡说,我欠你太多!你哪里也不许去,只能留在我的身边,让我好好弥补你知道吗!”仇九霄眼神慌乱,察觉到荆三千的不对劲,温柔的语气变成强势的口吻。

“我......哪儿都去不了......毕竟我一直......都在你心里......”荆三千笑得幸福,脸却惨白得几乎与白雪融为一体。

“是啊!三千,我说过,我一直在!你也说过,无论你在哪里,都能清楚地看见我啊!”仇九霄心下悲恸,抱紧荆三千:“三千,撑住,雪莲花一定能护住你的心脉,你绝不会有事!”

荆三千眉头紧皱,眼神悲伤,他一边咳血,一边笑着摇头:“都...断了......”

一声沉重的嗟叹,两根染血的断裂红绳出现在仇九霄的面前。

仇九霄瞳孔猛缩,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和荆三千的手腕上再没有他们为彼此戴上的红绳。

“终究还是......断了......”荆三千苦笑,将红绳放进仇九霄的手心。

“红绳虽然断了,但我们都还活着啊!断过的红绳一定会变得更加牢固,来,三千,我为你重新戴上!”仇九霄的手抖得厉害,握紧那根还在滴血的红绳,视线因涌出的泪水变得模糊,他几次都打不上结,眼睁睁看着红绳一次次从荆三千的手腕掉落。

“没用的,戴不上......是因为,永远断了......”荆三千按住仇九霄的手,笑容苍白而温柔。

“我们的......二崽子...走了,我应该......也要陪他去了......”荆三千神色悲痛,抚摸着自己因剧痛而抽搐的腹部,他的身下一直在流血,这感觉,和前世失去滚滚时一模一样。

“不!三千,你只是太累了!坚持住,父皇那还有颗九转金丹!还有我师父,我师父都九百岁了!他一定能救你的!”仇九霄抱紧荆三千,泪水止不住地掉落。

仇九霄很少哭,前世第一次流泪,是在断肠崖下,后来所有的泪都给了无法挽回的三千。如今,是他此生第一次流泪,可他好像再也停不下来,似乎要流尽一生的泪水......

“别哭。相公公,你看......好大的雪,我的头发也被白雪...染白了呢......他朝若是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对不起,只能以这样的方式,与你白头偕老......”荆三千抚摸着仇九霄的白发,笑得肝肠寸断。

仇九霄不停地摇头,想说什么,嘴却被荆三千捂住。

“不许责怪自己,你已经做得很好了。相公公,咳咳咳,九除了三,还是三......照顾好滚滚......我不会离开......我会永远守护着你们......一世长安......”

冰凉的手温柔擦去滚烫的泪,荆三千疼得厉害,深情的双眸终究抵不过命运的摧折,他闭上了双眼,泪水不甘地滴落。那只试图抚平仇九霄悲恸的手,终是,无力垂落......

荆三千停止了心跳,连雪莲花也没有保住他的命。

雪,下个不停,和前世唤情山上的春天,一模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