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4看书 > 其他 > 年代女尊小娇夫命都给你 > 第284章 道歉

“对不起,谢同志,我……是我冒犯了,向你和裴同志郑重道歉,之后我会约束自己的行为,不会再给你们造成困扰。”

她这歉道的真心实意,表情很是认真。

谢幽话已经说出口,出了口气,倒没继续不依不饶。

瞥她一眼,没有再说些什么,直接迈步这里。

至少也不算无可救药。

但对觊觎裴映白的人,她向来没什么好脸色。

还真是让人不爽。

谢幽走回去,看着坐在一旁的裴映白,泄愤似的捏了捏他的脸颊。

“想回家,困了?”

谢幽一般不会在公众场合对他做出很亲昵的行为,裴映白还以为是她想回去了。

“沾花惹草。”

“我哪里沾花惹草了?”

裴映白一头雾水。

“没事,我困了,咱们回去吧。”

抓周宴已经结束,现在走虽然还早,但并不失礼。

一直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来来去去无非就是应酬。

裴映白以为她觉得无聊了,点点头站起身,向郭蓓告辞。

俩人一路被送到门口上了车,黑色的越野发动。

在夜色中扬长而去。

…………

新学期见到舍友,李玲先分享了好消息。

一人抓了一大把喜糖塞在她们手里,说自己已经和对象领了证,只是还没有举行婚礼。

“恭喜啊,小二,早日生个大胖闺女。”

许翠翠乐呵呵的往嘴里塞了一颗糖,说了句喜庆话。

肉眼可见的,李玲的脸红了起来。

几人心照不宣的笑笑,又调侃了两句。

许翠翠忽然把话头转到她身上来“小四儿,小三儿是还没有对象,你和裴同志都处那么久了,你们啥时候办喜事儿啊。”

她也只是随口一问表达关心,还以为谢幽也像往常一样回复不着急。

谁知道谢幽温和一笑,道“应该不会太久,现在已经开始在着手准备了。”

其他三人瞪大眼睛“卧槽!真的啊小四,你们真要办了?”

李玲后面接着谢幽,连着一起公布,也难怪她们吃惊了。

主要是谢幽从前说起结婚生孩子的事吧,都不怎么热衷,她还以为俩人至少得毕业之后再考虑呢。

“行啊,你和小二,一声不吭就干了俩大事儿,你俩办喜酒一定得请我啊。”

许翠翠拍拍谢幽的肩膀,看起来比谢幽还要激动。

至于王天赐嘛,祝福完两人之后忽然变得有些哀怨。

自从追求唐建国同志未遂之后,她就再也没有遇到自己心动的男同志了。

她连男同志小手都没拉过,怎么可能不渴望美妙的爱情。

但是,哎,现实很骨感。

宿舍就只有她一个单身狗了,呜呜。

京都博物馆新址已经开始动工,里面也汇聚了谢幽的心血。

楼镜和作为组长,在工作人员名单上面把谢幽的名字添了上去。

她悟性好又有灵气,不少行业内的大牛都还挺欣赏她。

觉得楼镜和这个徒弟收的好。

只不过再怎么欣赏,谢幽的年纪毕竟还摆在那儿,今年也才刚刚大二,也不可能有什么很好的工作来找她。

她还是得踏实上课,刷履历资历。

这个学期轻松很多,只需要考虑到学业,她和裴映白相处的时间多了起来。

还有个方便出行的车,俩人得了闲就开着车跑出去玩,颇有些乐不思蜀的意味。

但两边家长准备着婚礼,她们也不能完全当甩手掌柜。

被喊回家,商量婚期的事情。

婚礼被定在下个月一号举行,余青查过日历,那天宜嫁娶,正是结婚的好日子。

女方这边没有什么意见,人家都要把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嫁出去了,这种小事自然是顺着她们。

确定好婚期,就得着手婚礼的事了,两家人商量了一会儿。

最后敲定在京都最大的鼎丰酒楼举行,鼎丰酒楼算得上几十年的老字号了,连特殊时期都没有受到太大打击。

这么多年,已经成为了京都的一个招牌。

酒楼一共三层,吊脚楼设计,环境典雅大气,菜色丰盛好吃是出了名的。

听说以前还承办过国宴,只是价格让人望而却步,普通人消费不起。

在鼎丰酒楼举行婚礼,接待宾客,不仅省事还体面阔气。

至少没有委屈裴映白。

赶制婚服,发送请柬,确定婚礼流程堆积在一起,两家人都忙了起来。

谢幽和裴映白也没时间再出去玩了,也忙着准备一个月之后的婚礼。

谢家的亲朋好友都在安省那边,也不是说能来就来的。

她给认识的都写信去了消息,估计最多也就寄一份礼物回来。

沈珺她们不知道又接了什么任务,谢幽来京都快两年了,连她们一面都没有见着。

不过也可以理解,她们的工作性质注定了没有办法在某个地方一直安定下来。

只是偶尔来的信件告诉谢幽她们还活着,并且很健康。

裴家人的亲戚朋友比谢幽要多的多,光是生意上来往的人物,恐怕就有不少。

更别说还有裴映华那边的人,到时候可不能怠慢了,所以这场婚礼得办的尽善尽美。

不仅是为了宾客,也是为了裴映白。

她想让他得到最好的,她身上的钱足够办一场令人瞩目的婚礼了。

离婚礼还有十天左右,裴映白就被关在家里不怎么准他出来了。

说越接近婚礼,裴家管的越严。

新婚妻夫得减少见面的次数,看来无论是哪个世界,习俗都大差不差。

距离婚礼还有三天,谢家把聘礼送去裴家。

谢幽本来不紧张的,现在已经开始有了几分忐忑感。

她已经三天没有见到裴映白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是否和她感受一样。

谢幽去火车站接了姚宋两口子,她说谢幽的婚礼自己怎么都得到场。

其他人都寄来了礼物,大包小包堆在客厅,收都收不完。

夜晚,裴家。

余青端着一杯热牛奶敲响了裴映白的房间门。

他的房间贴满了各种喜庆的装饰物,已经在为婚礼做准备了。

“爸,你快进来。”

裴映白接过他手上的牛奶杯,,笑着说道。

余青看着自己儿子脸上毫不掩饰的开心和兴奋,心底忽然滋生了许多不舍。

“你也要出嫁了,爸老了。”

语气怅然,裴映白赶紧转身回来握住他的手。

“爸,你别这么说,你一点都没老,看着还和我小时候一模一样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